约瑟·斯密第一次异象的纪事

原文的语法、标点和大写字母已被规范。若要存取第一次异象的纪事之影像和完整讲辞,见

约在1832年夏天的历史

约十二岁时,我开始非常在意与我不朽灵魂福祉有关的重要问题,于是我探索经文,正如我一向得到的教导,我相信经文包含着神的话语,因此我努力钻研经文。在与那些不同教派的人士深入交往时,我感到极为惊讶,因为我发觉他们的言行和所宣称的神圣信仰并不一致,也不符合我在圣经中读到的教导。我的灵魂为此感到忧伤。 

因此,从十二到十五岁,我的内心沉思人类世界的诸多情况——争论与分化、恶行与憎恨,以及弥漫人心的黑暗。我的心极为沉痛,因为我已知道自己犯罪。研读经文时,我发现人们并未归向主,反而叛离了眞实而存在的信仰,如新约中所记载的,没有一个团体或教派是建立在耶稣基督的福音之上,我为自己的罪和世人的罪感到悲哀,因为我从经文学到,神在昨天、今天、直到永远都是不变的,祂是神,并不偏待人。 

我仰望那照耀大地的光辉太阳,看着转动于天际威严的月亮,在其运行轨道上闪烁的群星,还有我驻足的大地,田野的走兽,空中的飞鸟,水里的鱼,还有满是威仪、美丽的荣光在地上行走的人类,〔以〕权能和智能管治如此超凡奇妙的万物,有着造物主的形像。每当我思索这些事时,我不禁在内心呐喊:「智者说得好,心里说没有神的人是愚顽的人!」我赞叹这「一切皆见证、诉说着有一种无所不能和无所不在的力量!有一位神制定并颁布律法,规范万物的界线;祂充满在永恒之中,无论过去、现在及将来都存在,从永恒直到永恒!」每当我思量这一切事情,知道神希望人用心灵和诚实来崇拜祂。

我不禁呼求主的怜悯,因为只有祂才是我可以信靠的,只有祂才会怜悯我。主听到了我在旷野中的呼求,在我十五岁求问主的时候,一道比正午阳光还要亮的光柱从天降下,停在我身上。我充满了神的灵,主向我敞开诸天,我看见了主。 

祂对我说:「约瑟,我儿,你的罪赦了。去吧,遵行我的律例,谨守我的诫命。看啊,我是荣耀的主。我为世人被钉死在十字架上,使相信我名的人因此可得到永生。看啊,世界现正处于罪恶中,没有行善的,一个也没有。他们偏离了福音,不遵守我的诫命。他们用嘴唇接近我,心却远离我。我的愤怒正向世上的居民燃起,且要按照他们的邪恶临到他们身上,使先知和使徒们的口所说的事得以应验。看啊,看,我很快就来,正如有关我的记载那样,我将在云彩中披着我父的荣耀降临。」

我的灵魂充满着爱,连续多日,我欣喜不已。主与我同在,但竟无人相信这神圣的异象。然而,我在心中沉思这些事情。

 

1835年11月9-11日日记

在我脑中思索着关于宗教的主题,并看着人类儿女所受到的不同系统的教导,我不知道谁是谁非,但我认为在有永恒结果的事上,第一重要的是,我必须是对的。带着心中的困惑,我走到安静的树林里,在主面前低下头来,体认到祂所说的(如果圣经是真实的):「你们祈求,就给你们;叩门,就给你们开门;寻找,就寻见。」还有,「若有缺少智慧的,应当求那厚赐与众人、也不斥责人的神。」 

我此时最想要的就是信息,带着坚定的决心,我在上述地方首次呼求神。或者换句话说,我尝试祈祷,却徒劳无功;我的舌头似乎在嘴里发肿,没办法说出话来。我听见身后的声响,好像有人正走向我。我再次努力祈祷,但还是说不出话。那走路的声响似乎越来越靠近。我迅速地站了起来,四下张望,却看不到任何人或东西能够发出那样走路的声响。 

我再次跪下。我的嘴张开了,我的舌头也自由了,我在热烈的祷告中呼求神。一道火柱出现在我头上,不久停在我身上,使我充满了说不出来的喜乐。一位人物出现在这道火柱之中,火焰蔓延四周,但却没有任何东西着火。另一位人物很快地出现,就像第一位一样。祂对我说:「你的罪赦了。」祂向我见证耶稣基督是神的儿子。我在这异象中看到许多天使。我第一次得到这样神与人之间的沟通,是在我十四岁的时候。

 

约在1838年的历史

约瑟·斯密——历史1:5-20

 

「教会历史」,1842年3月1日(致温华滋函)

大约十四岁时,我开始想到为未来作准备的重要。当我询问有关救恩的计画时,发现各教派之间的说法互相矛盾;我若去某一个教派,他们会告诉我一种说法;我到另一个教派,他们又告诉我另一种说法;每一个教派都说自己独到的教条是最好的。我想,这些不可能全都正确,神也不可能造出这种纷乱,于是我决心要彻底研究这个问题。我相信,神若有祂的教会,绝不可能分裂成这许多教派;祂若教某一个教派一种崇拜的方式,授以整套教仪,不可能同时又教另一个教派完全相反的原则。我相信神的话,相信雅各所说的──「你们中间若有缺少智慧的,应当求那厚赐与众人,也不斥责人的神,主就必赐给他。」

我走到树林中一个隐蔽处,开始呼求主;当我热烈呼求主时,我的心思被带走,离开了我深思的问题。我被包围在一个天上的异象中,并且看见两位荣耀的人物,祂们的面貌形像非常相似,被一种比正午的阳光更光亮的光包围住。祂们告诉我,所有教派的教义都不正确,神不承认其中任何一个教派是祂的教会与国度;我奉命「不可加入他们」,同时又获得应许,说将来的某个时候必让我知道圆满的福音。